只是一块小甜饼

自产自销 多囤勤放
这里是一只小甜饼www
也是CD和呼呼的鹅纸饼乖~
呼呼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
拜托保佑呼呼平安健康开心

【蔺靖】解衣归(终章)

(十三)余生

萧景琰一愣,挣扎着从被中露出脸来与蔺晨对视,在那人意有所指的目光中猛然间明白了蔺晨所问何事,一下子臊的满脸通红,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蔺晨更奇:“怎么?你爹那老皇帝竟没给你派过通房丫头?”

萧景琰蹭着被子,声音有些发闷:“那时我和他正因为赤焰之事大吵了一架,我正在气头上,哪有心情……做这些事,就……就把那丫鬟撵出去了。父皇嫌我驳了他的面子,就没再找过……”

蔺晨听罢哈哈大笑,直笑得萧景琰从羞耻难耐变到咬牙切齿,猛一发力将这人从榻上踹了下去,又扯着痛处,皱着眉头嘶嘶喘气。

蔺晨登时便不敢再笑,连忙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有些慌乱的问他哪儿疼。待到确定这人没事了,蔺晨才后知后觉的又觉出好笑来,才刚咧开个嘴角,就听得萧景琰凉凉说道:

“再后来,父皇便让我娶了个侧妃。”

蔺晨一下子不笑了。

后来的事,不只蔺晨知道,整个大梁怕是尽人皆知。

内史大臣叛国通敌,裴府上下一夜之间满门抄斩,先帝震怒亲审联姻皇子,乃是当时震惊天下的第一重案。

为了权衡太子与誉王的党争,梁先帝曾将内史大臣裴正的女儿指给了萧景琰作侧妃,只是萧景琰这几年来四处征战,正赶上战时吃紧之时,竟是连回宫拜堂成亲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亲事还未逾年,裴正竟让悬镜司查出通敌之嫌,先帝惊怒,将其一家上下乃至家仆丫鬟全部处死,偏偏夏江又明里暗里的提醒着靖王亦有叛国之嫌,先帝即刻命人将萧景琰连夜押送入京,直接关进了天牢。

只是这结果倒是叫人哭笑不得——先帝一审,才知自己这儿子竟是连那侧妃的面都没见过,甚至姓甚名谁都一概不知,连裴府的嫁妆都还未来得及收入府中,更别提什么串通一气、卖国求荣了。

蔺晨当时尚小,只当是皇家丑闻一般的听去了,笑一笑便忘了,现在想想却是后怕至极:若说当时萧选没有杀他之心绝无可能,这个儿子这些年战功赫赫却无半分封赏,行伍之中愤愤不平之人绝不算少,何况他们父子二人非但没有半点情分,更是如隔鸿沟,但凡此事查出半点关系,萧景琰便是百死难抵其罪。好在终归无事,萧景琰所领部下更是齐齐跪在金陵城外一天一夜为其鸣冤,才终于逼的梁帝放他出京,只是心中的忌惮更添三分。

蔺晨这才恍然惊觉。

他来到这人身边时,萧景琰已是顺风顺水,召令天下。可是这人在他还未来到的时候,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在多少个白昼里拼杀死守,在多少个黑夜里摸索坚持,才得来如今的一切。

只是如今连天下人垂涎的皇权也从不是他的追求,而是责任。

这责任沉甸甸的压在他的肩膀上,这人却依旧努力的挺直腰背,担负起一整个大梁天下。

蔺晨忽然伸手,抓住了萧景琰的手背细细摩挲。

“景琰……”

“从前的日子我没法回去,只是从今往后,不论有什么事我都希望替你分担。”

萧景琰怔怔的望着他,忽然涌出两大颗泪来。

金陵来的马车一路摇摇晃晃,终是到了琅琊山。

几日前两人快到祯江之时,遇到了老阁主派来的人马。来人二话不说,只递上了老阁主手书一封。

蔺晨看罢,一把揽过萧景琰,大笑道:“回琅琊阁!”

那白纸黑字的只一行:

“混账小子,老子劳神费力的把喜服都给你们做好了,居然背着老子跑出去游山玩水!先他娘的回来把亲结了!”

蔺晨望着窗外别离五年的熟悉之景,终是想起什么般道:

“景琰,你午睡为何从不关窗?”

萧景琰一愣,扭头看他。蔺晨却是一脸认真,仿佛这个问题他已好奇了整整五年。

“也许是有些光亮,才能有继续走下去的希望。”

萧景琰轻声答道,眉目之间却再无痛楚。

“那你为何这么久了,才告诉我?”

蔺晨低下头来,从袖中牢牢抓住了萧景琰的手。

“景琰,我中意你,并非为色所惑。”

萧景琰终是面露笑意。

“我明白。”

琅琊阁中已是一派的喜气洋洋。

两人从马车中一下来便有些傻眼:

到处的大红绸子、灯笼花烛,看这仗势就差在琅琊阁前立一块“喜结良缘”的大牌匾了,倒是叫萧景琰有些哭笑不得:

“你爹……还真打算让咱俩拜堂成亲?”

蔺晨却是挑眉笑了:“怎么?现在你无婚我未娶,咱俩就结不得?”

这话倒让萧景琰想起两年前病逝的柳皇后来。

两人虽无夫妻情感,到底也是共处了三年,除却谦恭礼敬,倒也是个智慧通透的女子,总是一副不悲不喜的模样,竟有些静太后的气度。

蔺晨也怜惜她,常常与萧景琰一同去她那里诊脉配药。一来二去的,三人也是相互熟捻,虽是名义上的君臣夫妻,实则无异于兄妹之情。当那日无意撞破两人之事时,比起萧景琰的尴尬无措,柳皇后反倒不惊不恼坦然的多,甚至还有些欣慰般道了句“如此最好”。

后来柳家突遭变故,一向温顺的马匹突然发起疯来,柳城坠马而亡,马蹄从她母亲的身上踏过,还踢伤了她的兄长。皇后吐血痉挛,竟是一夜之间香消玉殒。

临终前两人站在柳皇后塌边,她只是颤抖着伸出了手,嘴唇开开合合,却只是滚下两滴泪来。

那日举国大丧,萧景琰与蔺晨谁也没有说话,喝的烂醉如泥。

蔺晨亦知萧景琰心中悲痛,便不再多言,只是牵着他往内堂走去。只是愈往里走,这装饰倒愈发奇怪了起来。直到看见了厅里放着的红枣桂圆花生之类的各类喜果,萧景琰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饶是蔺晨也忍不住尴尬起来。

“……我爹就是一俗人儿,估摸着这礼堂是找人布置的。”

蔺晨却又忽然倾身靠了过来,在他耳旁低低笑道:“……或者景琰可愿为我生个孩子?”

萧景琰的脸上腾地绯红一片,蔺晨看得心下发痒,正欲凑上前去细细吻啄,却突然听得身后有人道:

“哪个小混蛋在背后偷偷摸摸的骂老子?!”

萧景琰赶忙回头,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人,仰着脖子揣着手,骂骂咧咧的往里走。也是一身白衣,容貌与蔺晨有七分相似,只是少了些蔺晨的风流,倒是添了几分痞气。

蔺晨“哟爹”一嗓子,终于把萧景琰的心思拽了回来,眼瞧着蔺老爹瞅着他上上下下的来回看,心里慌得很,面上却还维持着一派镇定,谨慎开口道:“老阁主。”

蔺老爹依旧仰着脖子揣着手,一开口却是险些让萧景琰被自己噎死:

“小美人儿,叫声爹来听听?”

【完】

————————————

这个成亲梗我一定要写成番外!!!

不知道为啥就是觉得全文停在这就挺好的OTZ

还有一个有点虐的梗……不知道要不要写出来……虽然已经码了一半(划掉。

最近要出去玩啦!番外不定期掉落!

很感谢喜欢文的你们QUQ

都是我的小天使呀♥

评论(6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