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小甜饼

自产自销 多囤勤放
这里是一只小甜饼www
也是CD和呼呼的鹅纸饼乖~
呼呼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
拜托保佑呼呼平安健康开心

【蔺靖】解衣归(其九)

(九)凯旋

长林军一夜踏破骑铁,天下震动。

夜秦、东海、北燕,边境一片安定。

南楚皇帝特遣使者送上一块稀世美玉,以示联谊之贺,不日将抵。

长林军一战成名,成了大梁百姓口耳相传的护国神袛。

而指挥军队以弱胜强的统帅,大梁天子萧景琰,更成了大梁子民心中新的希望。这希望已然熄灭多年,却在此刻又重新燃起。

长林军班师回朝,沿路百姓夹道相迎,鸣锣喧鼓。

萧景琰下令,大梁休沐三日,普天同庆。

蔺晨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草叶。

他想去城楼上看那人进宫。

萧景琰必是一身戎装,跨在马上,兴高采烈的向他喊“先生”。

可是见到那人之后他该说什么?

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将勉强咽下的真话吐了出来。

他又怕自己眼间的思念太过明显,被那人察觉厌恶。

他是大梁的皇帝。

是天下人的希望。

如何能奢求他眼中只有一人。

蔺晨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想去便去就是了,管那么多做甚,哪里还有一点琅琊少阁主的洒脱风流。

蔺晨此人,若是喜欢何物何人,便会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不论是欣赏还是赞叹,交友还是同游,必不会有丝毫藏掖。若那人亦是有情,便把酒言欢,相谈晏晏;倘此人却是无意,便笑道可惜,潇洒离去。也无怪梅长苏笑他虽是红尘中人,倒要参悟成佛了。

可惜啊可惜。

终究是七情未断,六欲未绝。

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对萧景琰的那些心思已入骨髓之时,蔺晨对自己说,出征在即,等他凯旋而归,就相诉衷肠。

等到新帝大胜而返,他又劝自己说,这人现在又累又负伤在身,先让他修整个两日,再说不迟。

总之一拖再拖,怎么也开不了口。

蔺晨老拿那些个大道理哄骗自己,可是今日,他终于没办法再这么自欺欺人下去了。

不敢说,因为他舍不得走。

如果萧景琰对他无意,他没办法一笑而过。

这颗心全赖在他那儿了,说什么也不肯再跟着自己游荡了。

那些恣意豪脱,不过是因着那人不是萧景琰。

唉……

蔺晨长叹一声。

这八字还没一撇儿呢,自己居然就这么患得患失起来了。

栽了。

真是栽了。

“先生!先生!”

一阵马蹄声猝不及防踏入耳中,蔺晨一愣,随即立刻从院中跑了出去。

他日夜思念的人,就跨在马上,一身戎装,兴高采烈的冲他笑。

马上之人还在微微喘气,几缕吹散的头发被汗水凌乱的粘在鬓角脸侧,一双眼睛却亮的惊人。

那人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道:

“先生,朕胜了。”

蔺晨徒劳的张了张嘴,一句话竟是哽在喉头,噎住了,吐不出。深深的喘了口气,蔺晨有些颤抖的问他:

“你、你怎么来了?军队还没有进城……”

也不知是不是因着奔波劳累,萧景琰的脸色微微泛红,眼睛也有些乱瞟:“我想见先生,就、就先回来了。”

说完又好似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鼓了鼓气,脸上又红一分:

“金陵城中,我最、最想见到先生。”

“我、我想一回金陵,就先见到先生……别、别的,都不重要。”

蔺晨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直到萧景琰的脸红的像一只煮熟的龙虾,有些局促的嚅啜道:“先、先生若是不、不想见我,那我、我出城便是……”

正欲掉头,蔺晨却忽然一个飞身上马,从身后揽住萧景琰,握紧马缰,掉头甩鞭。

“驾!”

蔺晨觉得自己真是天下第一的大傻子。

他爱惨了的本就是萧景琰,而不是大梁皇帝。

大梁皇帝的心中要装天下人。

可是萧景琰的心早已给了他。

妄他自称这天底下数一数二的聪明人。

却一直没看透这人半遮半掩的心。

蔺晨带他出了城。

一路上金陵百姓的激动和喜悦他们统统没有听见,耳中只留下自己和对方的心跳。

砰、砰、砰。

砰、砰、砰。

萧景琰恍惚之间已至金陵城门,守城护卫走上前来正欲开口,蔺晨早已卸下萧景琰的金牌一亮。

那护卫年纪轻轻的,不由得大惊失色,一撩战袍准备行礼,却见两人一马早已奔出城去。

萧景琰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

可是去哪里都不重要。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向后靠在了那人怀中。

蔺晨将他抱的更紧了些。

只要有他在。

哪里都好。

——————————

啊啊啊终于让我写到了表白!!!

今天今天有一丢丢短!因为一章的内容写的太太太长了让我劈成了两章OTZ

不知道甜了没有OTZ

下一章!!不甜我改名!!!【怒立FLAG】

评论(2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