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小甜饼

自产自销 多囤勤放
这里是一只小甜饼www
也是CD和呼呼的鹅纸饼乖~
呼呼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
拜托保佑呼呼平安健康开心

【蔺靖】解衣归(其八)

(八)战渝

萧景琰站在帐外,望着停鹤山下排排整齐的军营。天色已晚,黑色营帐在夜色中显出一派张扬跋扈来。

停鹤山形如其名,一面陡峭一面缓和,海拔亦不高,犹如一只收羽停歇的黄鹤。而拓跋闳的十万骑铁军,正驻扎在这陡坡之侧。

此处临近山溪,易于补充水源,又有停鹤山庇护,不易察觉,可谓战地要塞。只是夹于停鹤山与化鹏岭之间,若是两侧遭遇伏击,怕是胜算极微。拓跋闳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在组织将士准备转移。

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就算是拓跋闳也没有料到,琅琊阁得信送信如此之快,按照正常速度,此时大梁皇帝应该刚得到消息,惊慌失措的与朝臣商量对策才是。更何况这些天里凡是想入雁别关给大渝报信的人都已被江左盟把守的弟兄尽数解决,拓跋闳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不会料到这大梁皇帝已然带足兵马杀至身前。

萧景琰捏紧了手中的信号弹。

再过一个时辰,等到天色黑透了,就该发起突袭了。

只有一举击乱大渝军队,使其由进攻转为退守,进而传出消息,引得一心只愿争权夺利的拓跋闵上钩,扰乱大渝内政,才可能逼迫拓跋闳退军,解此次忧乱。

“陛下,时辰已到。”

萧景琰点点头,从列战英手中接过火折子,引燃了信号弹。

白光炸响夜空的一瞬间,巨石和木桩接连从坡上滚下,即刻火箭齐发,守在外侧的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裹挟而下,焚身而亡。原本整齐有素的驻地内,一时间充斥着惨叫声和马惊啼。渝军大乱。

可纵是如此,骑铁军仍然拥有大渝境内最强的战力。幸存的渝军迅速排好阵型,妄图反击。

萧景琰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噌的一声利剑出鞘,高声大喊:

“将士们!大渝犯我河山,夺我城池,屠我百姓!如若尔等还是当年随朕厮杀的血性男儿,就同朕一起冲锋陷阵!待到击破骑铁军,朕重重有赏!”

“杀啊!!!”

长林军像洪水一样涌下山去,将士们个个都红了一双眼。

长林军中,谁人不知梅长苏是为战渝而亡。

小殊。今日你可安心了吧。

萧景琰驰马而下,斩将麾前,望着鲜血遍野、硝烟弥漫的战场,恍惚间想起了他那时第一次随林帅出征。

那时他且年少,正是血气方刚之时,见了鲜血不觉疼痛只觉快意,闻得硝烟不感沧桑只感雄壮。赤焰凯旋而归之时他靠在母妃膝上,血性上涌道:

“母妃,景琰无意争权夺位,只盼余生战满天下,保我大梁。到时皇长兄继位,我……”

“景琰!”那时的静妃亦是年轻,又未经那许多波折,自然不似现在这般稳重,急忙捂住他的嘴,惊慌道,“以后哪个皇子继位这样的胡话,切不可乱说!”

景琰连忙点头,望着舒一口气的静妃,却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等到皇长兄继位,我守东,小殊御北,霓凰制南,定能还大梁一份富庶安康。

却不曾想到会是如今这番结局。

萧景琰溅了满脸血污,右腿与左肩各伤一处,长久的厮杀引得手腕隐隐作痛,手指早已震麻。

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会想起蔺晨。

他很清楚自己为何想起小殊,为何想起祁王兄,为何想起林帅,却唯独闹不明白为何想起蔺晨。

那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坏样子,走到哪里都爱揣一把折扇,最喜欢浅蓝和素白的衣服,从来都不束发。

他不该想起蔺晨。

那人是个十足的江湖中人,性子里三分傲慢三分疏狂,还有四分的与世无争玩世不恭。

他们并非一路人。

可是他却常常想起他。

想起他在月下饮酒舞剑,兴致来了便唱一曲《鹧鸪天》;想起他在厅中挥笔题字,笑嘻嘻的叫他来看今年新出炉的美人榜;想起飞流还没离开金陵的时候他们总玩泼水的游戏,偏偏这个人每次都要来招惹自己,直闹得鸡飞狗跳,最后总是被他摁倒在地,再被飞流泼的浑身湿透,躺在地上撒泼打滚,耍赖求饶。

所以萧景琰更加拼命的求贤理政。

作为大梁天子,他要庇护一方百姓;可是作为萧景琰,他很害怕若是有朝一日他迈错一步,蔺晨转身离去,只留他一个人在这偌大的金陵城里,把这份孤独带到墓穴里去。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依赖这样的一个人,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飞蛾,明知蔺晨是一团火,仍然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扑向他,哪怕只为求得一时的快乐。

却不曾想,对这人的痴念已然入骨。

蔺晨为他烧了一池温水,一点一点的添柴。他将自己的一颗心丢了进去,看它翻滚沸腾,为这人起伏跌宕。

汗水模糊了双眼,萧景琰却在恍惚之中认清了自己的心。

天色发白,大渝鸣金之音宛如天籁,从远方徐徐传来。

最后一滴血不慎溅入了眼里,萧景琰皱着眉头眨了眨眼睛,视野之中一片猩红。

拓跋闳退兵了。

领兵征战多年,拓跋闳不是意气用事的愣子。再拖下去只会两败俱伤,而自己的皇兄一定会抓住机会想尽一切办法在父皇面前诋毁自己,更会借势断了粮草补给。与其在战场上毫无意义的拼个你死我活,把后背露给别人任人宰割,倒不如即刻回程,抢在拓跋闵之前递上一份更为详尽的梁军实力分析密报,或许还能将功抵罪。

踉跄下马,把凝固了血痕的剑身重重地插在地上,萧景琰拄剑喘息。

“陛下……”

列战英被一条左臂绊了一跤,方才急忙跑来,想来上前查看伤势,被萧景琰挥手制止了。萧景琰吸了吸鼻子,缓匀了气,方才挺直腰背,道:

“传朕旨意,清扫战场,退至雁别关内,修整一日,班师回朝。”

一只鸽子飞落窗前,身上还染着斑斑血渍,就被蔺晨一把抓过,急忙取下信条来看。

“大渝已退兵。我军修整一日即刻班师回朝,请先生放心。”

长舒一口气,蔺晨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

明明知道不会有事,展开信纸的双手还是微微发抖。

活着就好。

——————————

嘤嘤嘤琰琰终于动心啦QUQ

温馨提示:战场中请勿走神、严禁虐狗。

接下来就是没羞没臊的生活(不。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