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小甜饼

自产自销 多囤勤放
这里是一只小甜饼www
也是CD和呼呼的鹅纸饼乖~
呼呼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
拜托保佑呼呼平安健康开心

【蔺靖】解衣归(其七)

一个不好意思预警的预警

大概算是一辆自行车OTZ

虚假飙车233

——————————

(七)亲征

一室沉寂。

两人相对而立,各怀心事。

“先生……”

“萧景琰你想都不要想!”蔺晨挥袖怒道,“御驾亲征?你疯了吧!拓跋闳是什么人,骑铁军是个什么战力,你不清楚?你登基尚不逾年,大梁现在百废俱兴,哪里有什么能争善战的劲兵良驹?你去?白白送死吗?不要说你尚且无后,就连庭生也不过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萧景琰,你现在是皇帝,一国之首,不只是那个满腔热血、不畏身死的靖王!万一出事,你想过大梁的百姓吗?大梁的未来怎么办!”

“就因朕是皇帝,才应亲自上阵杀敌,保我大梁一方百姓!”萧景琰上前一步,紧紧攥住蔺晨衣袖,“若朕不出征,大渝势必得寸进尺,到时北燕、东海、夜秦,哪个不是豺狼之心,不想来分一杯羹?就连南楚,也未必不会背信弃义,刀剑相向!先生也知如今穆家军防南楚,镇夜秦,卫峥御东海,聂锋与北燕对峙,除我之外,难道大梁还有第二个能担此重任之人吗?若我萧景琰连大梁的今日都无法守住,还有何颜面去谈大梁的明日!”

萧景琰见蔺晨低头不语,亦知他心里作何想法,便敛了眉,柔声道:

“先生亦知大渝境内夺嫡之争甚是激烈,此番拓跋闳前来怕是急于立功,但求旗开得胜,树立军威罢了。朕登基不久,大渝便欲出战,恐怕夺城雪耻是假,挑衅试探是真。何况拓跋闳虽南征北战多年,却从未与我大梁交手,又只带了十万军马,行事匆忙,应是无甚准备。他那督行粮草的皇兄拓跋闵怕也不会真心相助,而是能拖则拖的下绊子。只要我方领军之人亦足威望,击之以雷霆之速,必能使其内讧,一举得胜。何况骑铁军虽有皇属军再世之名,怎奈兵力甚寡,无从发力,最精悍的步甲兵又都因渝帝忌惮,围困京中无可调遣,可谓猛虎断臂,自乱阵脚;而我长林军虽新建不久,军马甚少,却个个都是跟朕战场厮杀多年的兄弟,情同手足,生死相随。此番出征朕虽无全胜的把握,自保的信心却是有的。景琰沙场征战十年,所遇剽悍骁勇之士怕是比我大梁百姓还要多了,不是依旧安然无恙吗?”

蔺晨看向萧景琰。素日里干净清澈的一双鹿眼,此刻却掺了些别的情绪。

果敢。镇静。坚定。无畏。

萧景琰。

你的眼里要看见的东西太多。

你的心里要装下的东西更多。

又有谁能在你心中占据一块位置?

那里装的都是大梁的子民。

蔺晨叹一口气,道:“那好吧,只是我需跟着你,随你一同出征。”

萧景琰一口回绝:“不行。”

眼见着蔺晨又瞪眼,萧景琰忙道:“不是信不过先生,只是朕虽挂帅出征,大梁却不可一日无君。朕出征在外的这些日子里,还要将大梁托付于先生,还望先生费心经营。”

蔺晨垂眸,许久才道,“……罢了罢了,本就没指望能说过你。跟着我大半年吃喝玩乐一点没学会,耍起嘴皮子倒是学的有模有样。这些个理由,也足够说服群臣了。”

萧景琰一愣,“先生……早就料到朕会亲征?”随后又恍悟道,“也是,景琰愚钝之人尚且知道此战个中奥义,先生如此睿智通达,怎会料想不到。”

蔺晨拿折扇一敲他,道,“哎哎哎,现在拍马屁没用啊。你给我完完整整的滚回来好好上朝,我就烧香拜佛了。大梁每天这么多事,我可懒得管。”

景琰望向他,浅笑道,“那便有劳先生了。”

蔺晨定定的看着他,忽然道:

“现在知道为何你当日劝不住长苏了?”

萧景琰一愣,“什么?”

蔺晨叹了口气,淡淡笑道,“因为他和你一样。你们是对的。”

蔺晨抬眸,望进身旁人的眼中去。

“长苏走前曾对我说,这金陵城中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他要你万不可一生都活在担负大梁的责任和对他的愧疚之中。景琰,我知你出征亦是为替他报仇,只是你要记得,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而且他选对了,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后悔过。”

萧景琰伫立良久,朝蔺晨深深一鞠躬,抖着嗓子道:

“谢先生。”

梁帝亲战,次日出征。

是夜。

萧景琰仰在榻上,衣衫半解,双目迷蒙。

蔺晨僵硬的趴在他的身前,分毫也不敢动弹。

他向他伸出手去,手指微微颤抖着拉近。

喷洒在颈间的气息,好像一团游走在空气中的火,一点一点的把蔺晨烧灼殆尽。

“先生……”

他轻轻开口,寻得蔺晨的嘴唇,起身相迎,研磨舔弄。

蔺晨猛地将他扑倒,欺身而上,啃咬舔舐,像要把身下之人吃拆入腹。

抚摸。颤抖。喘息。呻吟。

燃着火种的触碰。

带着哭腔的哀求。

汗水从蔺晨的耳畔划过,砸在萧景琰的脸侧,被眼泪席卷着埋入塌中。

“先生……先生……”

春风一度,欲海沉浮。

在攀上顶峰的那一瞬间,蔺晨蓦然睁开了眼。

天色刚好,未至鸡鸣。

最适合作孽之人偷偷洗去一些见不得人的罪证。

蔺晨足足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是这么一回事,饶是脸皮厚比城墙也忍不住火烧火燎的红了脸。

娘的……

敢做敢当的蔺少阁主以袖掩面。

回头得想着法儿的提点提点这头呆水牛,这先生二字是万万叫不得了。

叫多了容易出大事。

萧景琰一身铁甲,散了朝臣,又寻蔺晨去。

“启禀陛下,蔺先生今日一早就没了踪影,现在正在后院指挥着宫女丫鬟洗些枕头床帐之类的,说是要给陛下‘洗尘送行’,叫陛下安心出征便是,朝中上下他自会打理。”

不见他?

萧景琰暗暗发笑,倒真是他的风格。

不道别,便假装不必分别。

萧景琰跨上马去,一拉缰绳,“随朕出征!”

戚猛拽住准备上马的列战英,问道,“你说这蔺先生有什么好啊?整天跟个泼皮无赖似的耍人玩儿,陛下还说什么智谋多变知人善用的,洋洋洒洒夸了一上午,还什么“见他如见朕”,要不是该出征了估计还不收口那!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陛下和蔺先生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战英本就有要事在身,耐着性子听完他这一串啰哩啰嗦,早就烦了,也没听清楚戚猛最后说了句什么,随口回了一句“大概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便翻身上马,潇洒而去。

戚猛一个人愣在原地傻了半晌,终于后知后觉的一拍大腿,“哎哟我的娘呀”嚎一嗓子,拔腿就跑。

蔺少阁主打了两个喷嚏,吸吸鼻子,心虚的指挥着小宫女儿们把府里所有带布的能洗的都洗了个遍才算罢休。

怎么这样舍得看他离开啊。

不如不见。

再说了,这种尴尬的时候,怎么见他?

蔺少阁主叹了口气。

啧啧啧,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才刚走了一小会儿,居然已经有点想他了。

萧景琰啊萧景琰。

你可一定得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

————————

对不住鸽鸽233(鞠躬)

战•未卜先知•英

戚•一脸懵逼•猛

关于苏苏 我觉得琰琰和苏苏都对彼此有愧 但是琰琰好歹还能还愧 苏苏却已不能 这也是苏苏想让鸽鸽来开导琰琰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明白琰琰太重情

评论(33)

热度(86)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只是一块小甜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