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小甜饼

自产自销 多囤勤放
这里是一只小甜饼www
也是CD和呼呼的鹅纸饼乖~
呼呼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
拜托保佑呼呼平安健康开心

【蔺靖】解衣归(其三)

(三)双梅

然而终究却是没能看到。

这梅主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的不回家,窗子开着,屋里却又空空荡荡的。再要么一回来就把窗户关上,连个人影都摸不着。

蔺晨本想着见他一面也就算完,可没想到这么一来二去的,反倒完全被勾起了好奇,索性隔三差五的就跑来逛逛。

万一哪天运气好,逮着了呢?

梅主人迟迟不肯露面,梅长苏又忙的没空理他,蔺少阁主一个月来闲的都快长草了。

“我说,人家找媳妇儿,你跟着瞎忙活什么呀?”

听说梅长苏最近忙的不可开交居然是因为靖王娶妃,蔺少阁主气的差点被一只粉子蛋呛死。

“你懂什么呀,这可是给咱们大梁选未来的皇后,不调查清楚,我怎么敢让景琰随便娶一个进家。”

梅长苏白眼一翻,又拽过几张密信来物色人选。

“好哇你,改天我娶美人进家门的时候,你也得给我忙活一个月!”

梅长苏轻笑,眼角低垂。

“蔺晨,我怕是等不到你娶妻生子了。”

“闭嘴!说什么丧气话!”蔺晨这次倒是真的生气了,重重一摔碗,“知道自己身体弱就给我好好歇着!都是陪了你十几年的朋友,凭什么他靖王大婚有你,我蔺晨大婚你就不来!”

梅长苏眼角微酸,轻轻一笑。

“好啊,我倒想看看能把你蔺少阁主栓住的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蔺晨盯着梅长苏看了一会儿,脸上的严肃渐渐褪去,又恢复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别的不敢保证,但怎么着也得是你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大美人儿!”

蔺晨端起碗,嬉皮笑脸的又溜进了厨房。

梅长苏听着吉婶追骂的声音,渐渐出神。忽然一阵刺骨的寒意席卷而来,携带着滚烫的炽烈涌上喉头。

一阵天昏地暗。

咽肺撕裂般的疼。

梅长苏松开抓紧的衣角,前襟一片暗红。

双手颤抖的拭去嘴边的血迹,梅长苏自嘲般的笑笑。

蔺晨大婚……怕是怎么也赶不上了吧。

他那样的性子,谈婚论嫁的年龄怕是要比景琰还要晚些。

以自己现在的身体,能撑到景琰结婚生子已是极限,蔺晨……怕是要欠着他了。

梅长苏望向窗外,梅花早已凋尽,落的连一瓣也不剩。入夏还远,亦没有青苞,现在竟是秃颓的只余枯骨。

梅长苏觉得自己就像这树白梅一样,在寒冬烈风中张狂肆意,却在暖春柔阳中一点一点的死去。

转眼已近六月,太子册典吉时已定,太子妃的人选亦已敲定。

“你说谁?!”蔺晨惊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中书令柳城的孙女儿?!”

“可不是吗,”许是这事太出乎意料,连素来老实的黎纲都抱怨了起来,“本来这中书令背景干净,也只是想走个过场,没想到偶然之间给靖王殿下知道了她的疾症,不顾一个月来芷萝靖府来回奔波,居然就直接跑来找宗主要这个人,宗主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硬是没犟过他。”

“看来这柳城的孙女儿还真是个美人儿啊,让靖王不顾这美人儿命不久矣也要娶她!”蔺晨啧啧两声,又忽然皱起眉头,“不应该啊!这么一号人物,不应该不在我琅琊美人榜上啊!难道是这靖王,品味独特?”

“不是这么回事!”黎纲连忙摆手,“这靖王殿下是就看中她身子骨弱,可能无后这点了!他跟宗主说他想把皇位禅让给庭生,不然觉得对不住祁王殿下,又怕到时候自己有了皇子不好交代,索性就娶个身世清白、染疾在身的,起码靖王殿下在位期间不会有后。若要纳妾,就说两人感情极厚不愿相弃;若是一朝病倒。便说思念过深不愿续娶。这秘密只有琅琊阁、宗主和柳家人知道,到时候娶进门来恭敬相待,封赏全部依制,也算报答人家姑娘、感谢柳家世代忠良了,不然依着柳家家规,这姑娘日后也怕是只能皈依佛门,求佛祖庇佑了。这么一说,叫宗主如何反驳啊!”

蔺晨听罢,大笑称奇。

“这靖王,有点意思!果然耿直强拗,也颇有些心思啊!”

“总之这事是终于了了,咱们宗主也能好好休息几日了。还有靖王殿下,这最近白天相妃夜里查案的,就是军旅之人也受不了啊。”

“嘿!给他选妃他还不乐意了?这种人啊,真应该绝后!”

蔺晨一瞪眼,黎纲立马闭口不言,抓了个茶饼喂飞流去了。

蔺晨闲来无趣,便不顾正午燥热,顶着太阳飞上了屋檐。

将要入夏,白梅已抽枝发芽,这梅主人见不着,偷他两只梅花回来栽培总是可以的吧!

然而千算万算的蔺少阁主却没想到,这一次,他还真就看见了这个梅主人。

被放了近两个月鸽子的蔺少阁主,在看到梅主人的一瞬间,所有的不满和腹诽全部清零。

真好看呀。

彼时蔺少阁主正拿着刚折下来的几只白梅,正准备在护卫发现之前跳檐逃跑,一个回眸正看着睡在榻上的人。

并不是那种女子般的柔美多娇,反倒是一派军旅之人的硬朗决绝。细看这人模样,大约比蔺晨要大上几岁,面廓如雕,剑眉微蹙,唇温而红,只是一对长长的睫毛却给人一种忙碌过后的疲惫之感,竟让人无端生出一丝怜惜之情来。也大约是因此,这梅主人竟是连午睡也未拢窗,才让个登徒子瞧去。

蔺晨虽不过二十一岁,却已在江湖上闯荡了六年有余,到过北漠,也游过南乡,然而这样好看的人真是少见,饶是蔺晨也不由得愣住。

这一愣不要紧,却不成想这榻上之人,竟是骤然转醒。

倏一抬眼,便让蔺晨一下子撞入了一双鹿眸。

好似一汪清潭,可是只有陷进去的人才知道,池水深深,但凡跌入,就永远别想再爬出来。

一向洋洋得意自诩风流的蔺少阁主,彻彻底底的呆了。

————————————

睡美人琰琰终于出镜啦www!!!

要鸽鸽亲亲才能起来(不。

鸽主的flag花枝招展立到飞起2333333

评论(1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