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块小甜饼

自产自销 多囤勤放
这里是一只小甜饼www
也是CD和呼呼的鹅纸饼乖~
呼呼你到底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
拜托保佑呼呼平安健康开心

【蔺靖】解衣归(其二)

(二)采撷

寒冬腊梅香。

自打蔺少阁主进京之后,整个苏宅的日子便越发的难过起来,尤其是飞流。

被追着满房顶乱跑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让他把奇奇怪怪的东西别在腰上跳舞。

小飞流觉得十分委屈。

明明都已入春了,蔺晨却不知从哪里搜刮出几只残零的梅花来,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妄图让小飞流插在头上。

小飞流盯着几只瓣少发黄的梅花,异常郑重的摇了摇头。

“丑,不要!”

嘿你个小傻子,这么些天的究竟都跟豫津那小公子哥学了点什么呀。

“飞流啊,你看这都三月末了,剩下的梅花里这几只是最好看的了,你就将就将就吧。”

蔺晨一脸正直的骗人。

倒没成想小飞流一脸认真的想了想,忽然抬眼道:

“好看,飞流知道。”

说罢一个飞身上了屋顶,蔺晨喜滋滋的刚要跟上,飞流忽然一个转身,吓的少阁主险些从房檐上摔下去。

“不、不行!”飞流瞪大眼睛,拼命把蔺晨往下推,“不能去!”

“什么什么不能去呀?不是不是,凭什么不能去呀!”

一脸懵圈的蔺少阁主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飞流的袖口,急忙拦下了作势要飞的小孩。

“你!苏哥哥!不行!”小飞流急的团团转,“不行!”

蔺晨眼眸一转,笑意盈盈。

“小飞流呀,是你苏哥哥说不让我去摘梅花的地方,是吗?”

看着小鸡啄米式点头的小孩,蔺晨心下了然:那房里定是住了什么不愿让他瞧见的人。

可是蔺晨嘛……

做人要是没有一点好奇之心,那还当什么琅琊少阁主。

“小飞流~”蔺晨笑眯眯的掂了掂手里的梅花,“你知道为什么不能去摘梅花吗?”

“为什么?”

单纯可爱的小飞流果然上当。

“因为梅花丛里藏了一个美人儿!”

蔺晨一挥梅花,本就凋败的白梅又给他甩下几片瓣来。

“你苏哥哥呢,特别喜欢这个小美人儿,怕我看见抢走了,就藏了起来。”

蔺少阁主咬牙切齿。

小飞流歪歪头,并不觉得跟自己有半个苏哥哥的关系。

咳,跑题了。

蔺少阁主连忙一本正经的胡诌回来。

“诶呀小飞流呀,你苏哥哥如果看上了这个小美人儿呢,就会跟这个小美人儿一起玩,不会再理你啦!”

“苏哥哥!不会!”

小飞流果然大惊,但还是坚定的摇摇头。

啧啧啧,可是如果也没有一点忽悠人的本事呢,还做什么琅琊少阁主。

“小飞流~”少阁主笑眯眯的凑过来,用小半枝梅花啪的拍了一下小孩儿的脑瓜,“是不是这么回事呢,你带我去看看不就知道啦?你放心,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苏哥哥的!”

大概是蔺某人平素的信誉度太低,小飞流没有丝毫的犹豫,小脑袋摇的像储宝盒里的那只拨浪鼓。

利诱不成,只得威逼。

蔺少阁主瞬间板起了脸,揪住飞流的头发就要往里插花。

“既然不带我去,那这几枝梅花你今儿个就非戴不可了!”

飞流急得直扭腰,被蔺少阁主一把卡住念念叨叨:

“不仅要戴上这几枝花,我还要绑住你的脚,把你挂起来,就在街边那棵歪脖树下,然后再把街坊四邻都喊过来,给你插满脑袋的烂花!”

“不要!!!”

见时机合适,少阁主一眯眼,捏着飞流的小脸笑的一脸下流,“怎么?带不带我去呀?”

小飞流气鼓鼓的不吭气。

蔺少阁主叹了口气。

“行吧行吧,我就去采两枝花,摘完就走,绝对不会告诉你苏哥哥,好不好?”

飞流踏上房檐,三两步就飞到了背向苏宅的一间府邸。

院衙庄重而不奢华,简洁而不鄙陋,若是换了别时蔺少阁主不免嘲弄一番寒酸,可有了这簇簇白梅的陪衬,在这权贵如云的京城之中倒显出一派大气厚重。

不过蔺晨还没空顾及这府邸。

纵使见多识广,眼前一片片盛开的梅花依旧让他震惊不已。

已快四月,梅花花期已过近一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让这孤傲清高的梅也心甘久久停留?

“走!”

手中忽然被塞进几只洁白的梅花,还不等蔺晨回神,就已被飞流连拉带拽的拖回了苏宅。

于是苦着脸的小飞流就顶着一脑袋盛开的白梅过了整整一个上午。

午食已过,蔺少阁主在庭中踱步消食的时候看到了飞流扔在地上的几只白梅。

摘下来好几个时辰,头上太阳晒着,又让飞流顶着疯玩了一个上午,早上还舒展傲放的白梅如今已经蔫颓发黄,连梅香都散的一干二净,竟像是寻常梅花摘下一两日的模样,也难怪飞流会随意丢在这里。

果然是好梅,一身傲骨,不可亵玩。

那这梅的主人呢?

鬼使神差的,蔺晨弯腰捡起了几枝残梅,一个纵身飞上房檐。

本以为应是什么达官显贵,长苏怕他胡闹惹事才不让他前去,可如今看了这白梅,蔺晨倒真有些好奇这府邸之中,究竟住了个什么样的人。

————————————

小飞流出镜啦嗷嗷!!!

然而琰琰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捉到233

私设琰琰比鸽主大呀年下注意!!!

详见脑洞篇!

超爱翻留言欢迎评论www

评论(17)

热度(68)